首页 ? 男生 ? 奇幻玄幻 ? 快穿之美人心计

宫廷篇:步步为营

? 快穿之美人心计 ? 南施姑娘 ?1767 ?2020-02-01 17:07

越长明:荒唐!

大殿内的侍卫与女婢无不瑟瑟发抖,承受着君王的勃然大怒。

只有一人,怡然不动。

越长明:他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皇帝?啊?

越长明: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也让他把人掳去!

越长明拿起一双碧玉就往地下砸去,上好的和田玉瞬间碎成雪一般的碎末。

这仍然不能让他解气

均离:陛下息怒

一身雪白长袍,仿若纤尘不染的国师缓缓开口。

越长明:息怒?这叫我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先不说季拂衣是内廷宫妃,单是他鹤如期敢欺君罔上,换掉钦点的九千岁之妻就是大罪

均离:大意之失,再谈何益?

均离摇了摇头,话语中的冷然让越长明也渐渐平静下来

明明是想要羞辱鹤如期,却不曾想他如此胆大包天……

越长明:难道朕就只能忍下去么?

他甩袖让那些宫人们下去,随着微不可查的关门声,大殿内只剩越长明与均离

均离:陛下,小不忍则乱大谋,况且陛下手中如今已有禁军兵权

闻言越长明嗤笑一声,俊美的脸上满是阴霾。

越长明:那又如何?他还牢牢把持东厂,那群工于心计的东西,惯会狐假虎威

均离:陛下大可放心,只需再给臣一段时日,臣必将为陛下解决此心腹大患

东厂的人仗着九千岁之势行事猖獗,得罪的王公大臣,皇亲贵族不计其数,

只需要一个由头,便能将其慢慢削减。

至于鹤如期会不会出手……

国师仙人般淡漠的眼眸仿佛沉沉如寒冰,

既然敢动她,那便要那人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越长明:好,朕信国师

均离掩盖在华贵衮服下的手指微动,点点头不再多说,便行礼告退。

……

……

……

……

日头已高,季拂衣才懒懒的被下人扶起来梳洗。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

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

“娘娘真是倾国倾城。”

季拂衣未曾理会,只问

季拂衣:我的丫鬟呢?

“娘娘莫急,她们就来。”

说罢蔷儿和柳儿就走了进来,两人应该是被敲打过,没有对现下的诡异状况发出震惊或者疑惑的动静。

蔷儿:娘娘,奴婢伺候您更衣

柳儿:你先下去吧,我来帮娘娘梳头

那九千岁府上的丫鬟没有半分不满的意思,见季拂衣没有异议,便乖巧的退了出去。

柳儿给她梳了个坠马髻,

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蔷儿:娘娘觉得可合适?

季拂衣:嗯,这样便好

鹤如期:为何不戴我挑的簪花?

来人一点声音都没发出,轻轻飘飘的调子让人听不出喜怒。

蔷儿和柳儿却直接怕的跪了下去

季拂衣:是我不戴的……太艳了

鹤如期:哦?

不知是不是因为一夜餍足,九千岁一笑,眼尾飞红,艳压海棠。

他缓缓走近了季拂衣,拿起一支华贵的簪花步摇插进了她如云的墨发中。

鹤如期:果然是

铜镜中映出她与九千岁来

鹤如期:名花倾国两相欢

好一个九千岁!

这句话如雷霆乍惊,让蔷儿和柳儿都不禁身子一抖。

而季拂衣则是攥紧了衣角。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