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奇幻玄幻 ? 转生圣灵只想成为废宅

21.格雷

格里特利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威胁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周身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

“等等,莉雅……”艾莉丝试图说些什么,但是下一刻,她的话就被突然爆发的蓝色闪电打断了。

莉雅不打算留手。

【武技·魔能斗气·缠雷】

由魔力属性偏移创造的青蓝色电流缠绕在莉雅的身上,长发随着魔力的散发而微微飘起,右手的直刀逐渐随着魔力的注入转化成了天蓝色,雷电顺着刀刃聚集,整把刀刃都被青蓝色闪电覆盖。

就像一道闪电,快到艾莉丝几乎扑捉不到莉雅完整的身影。

【武技·移动国度】

偏金色的魔力将格里特利全身覆盖,形成了一种类似铠甲的形状,剑刃也因此变成了淡金色。

两者就这样碰撞在一起。

刀光剑影之下,两道身影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速度不断移动,一个是淡金色,一个呈蓝色。

刀与剑的撞击,两股魔力的交织,在这个不大的场地上掀起了阵阵风暴。艾莉丝迅速的跑到了莱因哈特的位置,正想释放防护魔法,却看见莱因哈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两人的战斗。

那简直可以说是一场暴力与破坏的舞蹈,反复的高速攻防宛若艺术,每一刀,每一剑,都几乎没有多余的动作,那是一种名为“极简”的武道,挥剑的唯一目的就是攻击、杀死对方。没有什么复杂的剑技,因为每一剑都可以是剑技。

莉雅的速度明显快过格里特利,在迅猛的雷电之下,作为帝国顶端战力之一的格里特利将军竟然开始陷于劣势。

“请住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传来了这样的呼喊,声音比较虚弱,但仍是尽力喊大声了。

“格雷!”格里特利大喊了一声,注意力一下子就从莉雅身上移开了,这在战斗中可以说是致命的行为。

莉雅迅速收刀,然后抽身后撤了几步。

台边是一个灰色头发的年轻人,已经从轮椅上跌落了下来,看起来似乎想驱使轮椅上到演武台上,但是演武台与地面有一段不高的落差,结果让他的轮椅侧翻了。

格里特利急忙跑到年轻人的身边,他已经没兴趣再去管莱因哈特或者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孩了。

“格雷,”格里特利把他扶回了轮椅上,“我不是让你在房间里休息吗?你的身体现在禁不起折腾啊!”

莉雅把刀收回腰间凭空的出现的刀鞘中,刀鞘也随之消失,她一转身走向莱因哈特那边,不再去关注格里特利。灰发的年轻人见此,放心似的舒了一口气。

从开战到现在,其实连两分钟都没有,如果没有这个插曲,恐怕很快就会分出胜负了吧。

“真不叫人省心……”莉雅咂舌道,用责怪的眼光看着莱因哈特。

莱因哈特被艾莉丝扶起来,低着头沉默,一句话都不说。

“没有啦,那个格里特利将军是莱因哈特的叔父,他只是来考验莱因哈特的。”艾莉丝帮着解释。

“哼,最好是这样。”莉雅转过头,看见格里特利正在围着灰发少年看这看那地检查,仿佛那一摔摔掉了几块肉似的。

“艾莉丝,你先带着他回去吧,我想跟那个将军说两句话。”

“唉,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啦!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你也知道的吧,我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啦!”莉雅推着艾莉丝,催促她离开。

(确实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恰恰相反吧!)想起这个女人各种不合常理的操作,艾莉丝把已经到嘴边的吐槽又咽了回去。

“好吧……”艾莉丝走出两步,又回头说,“虽然是误会,不过,还是谢谢了。”

莉雅看着他们离开,抚了抚刘海。

(整他们的事情这么快就被忘记了吗?我还以为她会记仇很长时间的……)

似乎确认了灰发少年没有事情,格里特利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叫格里特利对吧,”莉雅转身看着他们,“我姑且放过你一次,本来是打算先取走你一只手的。”

“至于为什么,我想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尤其是你好歹也是位父亲……”

格里特利的手微微地在颤抖,他确实很清楚,格雷的出现就像一盆凉水,把格里特利满脑子的嫉恨的火焰给浇灭了下去。

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那个朝向莱因哈特的最后一剑,恐怕是停不下来的。

那个女孩仿佛能洞穿自己的内心……

“父亲,你做了什么吗?”灰发少年并不知道他们打起来的理由。

“是父亲冲动了,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放心吧。”格里特利脸上满是慈爱,“格雷,你先回房间好吗?父亲要和那位妹妹说两句话。”

“是姐姐!”莉雅不合时宜的发出了抗议。

“但是你看起来比我要小啊……”灰发少年笑着说,笑容虽然虚弱,但是却看不出是经历过悲剧的人,反倒显得十分真诚。

“真的没事吗?父亲。”灰发少年看起来很是担心。

“没事,不会在打架了,我向你保证。”

灰发少年最后看了一眼莉雅,仆人很快赶来推着他离开了。

现在,整个演武场里就剩下莉雅和格里特利两人。

莉雅一点紧张感都没有的样子,甚至还伸手打了个哈欠。

“啊,累死了,熬夜赶过来,我都没有补觉呢。”

“你……就是莱因哈特他们说起的那个圣女候补吧。”

“姑且算是吧,叫我莉雅就可以。”

“莉雅小姐吗?”格里特利弯腰鞠了个躬,“感谢您及时阻止了我,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

“你知道就好,这种事,可别让我做第二次。”

格里特利沉默了几秒。

“莉雅小姐,在下还有一些公务要处理,恕我失陪。”

“那我能在这里随便逛逛吗?”

“您随意。”格里特利说完就离开了。

(嗯?说了这么句话就走了?都不问点别的嘛?)

莉雅噘着嘴,似乎不太满意的样子。

她其实从莱因哈特和格里特利打到一半的时候就在看了,如果不是在最后察觉到了格里特利的剑上带着一丝杀意的话,她大概还会继续看下去。

但是现在最糟糕的好像是莱因哈特,看他那样子,是遭到了多大的打击啊,如果艾莉丝改变不了他的状态的话,那就只能自己亲自出马了,想想就叫人头疼。

莉雅一边走向将军府的后花园,一边思考着这种复杂的问题。

(让人重新振作的方法……这咋搞,我又不是心理学家,我能用什么让他振作啊?难不成靠色诱?)

将军家的后花园十分宽广,不仅种植着灌木,甚至还有着大量的树木,使得园子里的小径变得十分幽静。这么一想,密集的植物,倒是个捉迷藏的好地方。

转角处莉雅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轮椅角。

灰发的少年并没有听从他父亲的话回房间,而是来到了花园里。

他盯着面前的灌木,面色平静,带着点些许的忧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嘿!你在看什么啊?”

“哇!”灰发少年被突然冒出来的莉雅给吓到了,“你……你是那个……”

少年的话突然变得断断续续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似的。

“嗯?怎么了?”莉雅凑到少年的脸前。

灰发少年的脸瞬间染上了一层绯红。

“咳咳,不……不是,我没有事。”少年把脸侧了过去。

“看起来还算精神呢!那么,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莉雅。”莉雅看起来很开心。

“我叫……格雷。”

“嗯,所以说……你在看什么呢?”莉雅转向格雷之前看的方向,却只看见了几朵粉红色的小花,花瓣已经开始变得枯黄。

“也没有特意去看什么……就是,这几朵花快枯萎了……之前开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格雷略带虚弱的声音带着一种哀伤,淡淡的,就像水墨画上的蒙蒙细雨。

“花开花落,树枯树荣,这是避免不了的……不过,它们能在生命的最后收获你的怜爱,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幸运吧。”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就这样从莉雅的嘴里跳了出来。

格雷惊讶地看着莉雅。

“啊,不小心说了些奇怪的话。”莉雅捂住了嘴巴。生命的消逝,大概没有人能比莉雅体会的更深了。

(竟然还在为这些事伤感……自己还真是……不合格啊……)莉雅在心底叹了口气。

“没……没事……”格雷使劲摇着头,看向莉雅的眼中多了一些奇异的光芒,“不管父亲还是仆人,都觉得我的伤感是没有必要的,莉雅妹妹……是第一个……”

“叫姐姐!”莉雅直接打断了格雷的话。

“额,好的……可是,莉雅……姐姐难道其实年纪比我大?”

“这……这个么……询问女孩子的年龄是非常不礼貌的事,你父亲没教过你吗?”莉雅装作生气的样子,“话说,你除了你父亲和仆人,不接触其他人的吗?”

“还有卫兵……”

“你没出过家门?”莉雅显得有点惊讶。

“因为我身上的伤的关系……不能乱跑。”说到这话的时候,莉雅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流露,平静地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那还真是……我推着你逛逛吧,就在这个园子里。”莉雅推着格雷,就这样慢慢走在幽静的小径上。

“莉雅姐姐,就不好奇我的伤的由来?”

“额,这个嘛……”

“没关系的,我也挺想找人说说的……”格雷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悲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