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浪漫青春 ? 万里雪一簇梅

第二章 钢尺的心跳

? 万里雪一簇梅 ? 琉璃de心 ?3438 ?2020-02-07 17:30

第二章 钢尺的心跳(第一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现在,钢尺被我手紧紧握着,流着汗。打还是不打?打还是不打?!打还是不打?!!我强撑着恐惧,真希望回到二十分钟前的宁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十分钟前,我的发问被她打断了。“对不起,我要方便一下。”她回复了我这句,向老师打了声报告,就离开了我的视野。我有些失落地等着,但我突然觉得,零碎的闲暇也是可以利用的。于是我也一声报告,准备在楼道、或者转角追上她,随便问点方法然后立刻实施。我刚走出门口,就在一个拐角旁听到了什么议论。“找人为重,以前的爱八卦应该过去了。”我收起本能的好奇心,准备加快步伐。

”对,就在学校树林,堵兰不群!他妈的那么爱耍风头!“

我被这声议论一惊,但随即耍酷似地露出笑颜:”该帮帮我的同桌了,那个不谙世事的乖孩子。“我仔细地偷听着那群混子的埋伏路线。随后,我直接折返教室。但,经这么一闹,我请教的心情全无。要知道,初中时混子横飞的班级,我全是躲藏在男友背后。真正的干仗聊胜于无,只凭着热血和白嫩嫩的身板瞎挠乱打,而且宣战后总是实际怕得要死,毕竟性情温润,身形玲珑。现在我心跳突突地思考是否参战,甚至我在为是否告知同桌而忐忑。因为,还有另一种可能:对方只是光打雷不下雨背地里大放厥词,万一告诉同桌保持警戒,结果一事全无。那倒成了离间同学的罪人。而且,这只是军训完成后正式开学的第一天,陌生人之间的正面对抗概率应该很少。我暗自安慰,于是没有告诉同桌,但我做好了万全准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放学时,树林。

我借着周围怪石灌木爬上林中一堵墙头,这是校园树林的边界围墙,也是俯视她们埋伏点动静的好地方。“见鬼,她们狠话是真的!”我望见夺命奔跑的兰不群和紧追其后的豺狼虎豹,心中暗叫。同时愈发觉得不妙!我一只手紧捏裙边,另一只手慌张地摸索着书包的钢尺。

现在,钢尺被我手紧紧握着,流着汗。打还是不打?打还是不打?!打还是不打?!!

”喂,混蛋们!“一米六,我,怒吼!

二十分钟从那头到这头的剧烈奔跑显然让女混子们吃力,她们大喘粗气,但,形式如同她们喘息后吐出的谩骂一样,不容小觑!

她们一靠近墙,我就踢翻一桶备好的冷水!

”就这?泼冷水冻不死人!“她们轻蔑地咧嘴大笑。

但,我估摸着时间,与之拖延,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不行,四面都被她们攀上,我被围了!

赶忙,我泼,另一桶热水!

”就这?泼热水烫不死人!“

”你们没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我冷静地看着即将从八方飞落的拳头。

”见鬼,是有点!“

低矮的我观察着她们脚腿

趁着刚攀上未踩稳的空隙,用尽全力,猛踢她们后面小腿。

看着从四五米摔落的她们,我狞笑道:”二十分种追赶,对我们女生来说身体已经够虚了。更何况,我还给你们洗了个冷水澡,紧接着又热水澡。你们身体已经完全被冷热水透进去,热胀冷缩,我看你们浑身都使不上力了吧!“

一看她们坠地后的痛苦呜咽,我又抛出从食品袋里抽出的干燥剂,”生石灰干燥剂遇水,放热!这滋味也不错!“

我一跃而下,最后钢尺一刺!

结束一切的我,准备伸手服气刚刚脱力坐在一旁的不群。却发现,她早已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真不愧是她,我欣慰地望向那远方的背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章 钢尺的心跳(第二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翌日,周六。我为,没问及不群的电话号码而烦忧,只能在家休憩。我打开黑白电视,不经嘀咕:”这次电视机预热怎么这么久。“终于,嘶啦一声后有了画面和音频。

"观众朋友们,今天是2016年10月15日,星期六,农历九月十五,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1.我国一线城市预计明年普及彩色电视、双音频座机等新式家电 2.全球电子产品的寿命有望延长(从半年一换变为一年一换)3.Am国扬言即刻发动第二次海湾战争。第一次海湾战争,Am国宣称将开启新时代的电子信息战,零伤亡瞬间结束战争,但却历经二十年(1991--2011)且伤亡巨大得到惨胜,战后自身的单边霸权主义严重受挫,此事件使Am方无法保持克制,频出愈发强硬的态度使世界日趋动荡..."

啪。黑白电视一声短促的惨叫,画面和声音也随后消逝了。我嘴上嘟囔着:"又是四个月没到就坏了。“,实际心里分外高兴,因为可以借着买电子管和找维修员的由头去不群可能出现的地方寻找她。我跟爸妈招呼了一声,便跑向第一次偶遇她的书馆。刚跑下楼梯,我便看到一个拿着江右省绯鹤市地图的靓丽身影。她一回首,也望见了我。

我还在惊异之余,她先温婉笑言:“那天,谢谢你。我借着关系找到了你家,不请自来,别介意哦。后续工作,我爸妈已经处理好了,她们永远消失,不会找我们麻烦了。喏,这是给你的。”她递出一个盒子,“这是双音频座机,它的接通速度更快,声音也更清晰..."

"总之,它比现在普遍的脉冲电话机更棒对吧。”我莞尔一笑,“没有杂音,不用等待接线的电话真不错。不过这份北上广都稀缺的厚礼,我...对了,说点其他的事吧,其实那天本来我想请教你学习上的问题,但后来...不过你没事就好。“

”其实,我,“不群脸上略显尴尬起来,”并不是真心想帮同学们,只是想互相交流压轴题,以及把一些我还有点凌乱的地方通过教别人的方式来确保自己理清了。总之,我也是有私心的,而且我是按理性行事,不是按感性哦。普通的道德与我并不相干,因为真正的强者...咿呀!你!“

我突然抱紧了她,准备贴着她耳畔打趣,但想想还是拉开了距离”其实,我也不是正义使然。我只是真的有点希望你这个大学霸能带飞我。毕竟看你之前那么高冷,也觉得你不可能完全拉下脸,会对我提问不耐烦。“一双十指玉纤纤,不是风流物不沾。我手指安抚着她欲言又止的唇。”其实,我不赞同哦。每个人都是感性理性并存。只是某人为了赞许的声浪,戴上了“绝对理性”的面具吧?“

”呜。呜呜!“她星眸暗淡,细声抗议。

”要知道,就算是打斗的时候,我也保持着理性,要不然就...你知道吗,或许你像把钢尺,冷冰冰地测量着客观,践行着理性。但我相信,只要紧握在手心,就跟我战斗时的那把钢尺一样,也是能听见钢尺的心跳,对吧。‘绝对理性’的你也是会害怕,会无奈的。但,人文的温度,脆弱易变的情感,不也是种特别的美吗?感性和理性,不必一分为二,可以美美与共。”正当我兴致盎然,不群蓦然挣脱,猝然怒语:”别人的模样不用你瞎猜,还有,你最好担心担心自己,别被我接下来说的冰冷世界的悲惨大势吓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